没上B站的时候陈睿去哪儿了

「雷军当时跟我说,创业是否成功,一大半靠运气。」B站董事长陈睿在一次创业分享中说道,「我目前深以为然。」

B站的成长,也得益于这样的一份运气。

从一个个人网站,演变成二次元社区,再经过公司化的运作,B站成为了一家以视频为主的内容生态平台。走过十年,那些曾经贴在B站身上的标签——不论是站长徐逸的个人影响,还是ACG内容在B站内容版图中的地位,又或者「弹幕」、「年轻人」和「二次元」等等从出生起就围绕着B站的关键词,这些从前对于B站的定义,都已显得不再那么准确。

当2018年,B站去纳斯达克上市时,即使陈睿再怎么苦口婆心地向华尔街解释B站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的商业模式,仍然有大批大批的媒体和分析师们,指着财报上的数据质疑他:不会错,这绝对是一家游戏公司。

拍卖直播时法官金句频出

扎实、稳重、厚积薄发,这是B站在商业世界里的形象。与用户对这个平台的认识截然不同,它更像是陈睿个人的形象。全职加入B站的五年时间,陈睿把B站从一个三十多人的团队,做成了数千人的大公司。五十亿美元的市值和过亿活跃用户的社区,逼得那些只看数据的商业分析师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审视B站。

关于商业化的一切都渐渐清晰起来。夏天,B站去到东京的秋叶原,挂出了「bilibili会员购努力创造网上秋叶原」的巨幅海报。秋天,B站开了场营销大会,宣布向所有合作伙伴开放品牌营销的资源。冬天,B站买下了电竞顶级流量《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三年的独家直播。在过去的这一年里,B站电商、广告和直播业务的营收几乎翻了一番。

「B站所在的行业太残酷了,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陈睿说道。「小国寡民是开心,但你是世外桃源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

近日,全国多家法院都开展司法网拍直播活动,平时严肃的法官秒变“李佳琦”,大喊“买它”。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各地法院直播拍卖的物品不仅有豪宅、豪车、车位,连森林、貂皮大衣、手机靓号、金条都包含其中。其中,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小时的成交额就破了亿。

一小时拍卖成交额过亿元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此次宁波两级法院共有50余件拍品处于司法网拍竞拍期,这次直播拍卖仅一小时成交额就破了亿。两位法官也被网友誉为“带货女王”和“带货一哥”。

好像每一个用户都觉得B站是属于自己的。上市的时候,《命运-冠位指定》(FGO)的玩家们得知自己氪金的游戏帮助B站上了市,骄傲地说自己是「B站股东」。「大家都是股东,说话放肆点!」这样的弹幕和评论在相关视频里随处可见。更多的,那些天天泡在B站上的用户们,他们更喜欢说:「我在B站有房」。

「互联网最大的规律是变化。」在那次创业分享的最后,陈睿说道。从另一个角度看,变化其实是年轻的属性。上市一年之后,2019年第三季度,在游戏收入稳定增长的情况下,B站游戏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从上市时的80%,降到了50%。

12月12日上午,宁波市法院的两名法官和司法鉴定处处长在直播间进行了直播首秀。宁波中院司法鉴定处处长褚家荣在直播开始时为网友们介绍了司法网拍的“前世今生”。随后两名法官开始进入“正题”。

▲陈睿在B站十周年现场演讲|哔哩哔哩

在直播中,评估价为567.5万元的青岛海景房,起拍价仅5.6折,是当天拍卖房产中折扣力度最大的一套。经历了64次竞价,海景房以451万元成交。

文/本报记者 王天琪

而森林(林木)则是关注度最高的拍品,香樟、红枫、罗汉松……网友们对拍品种类的丰富性表示惊讶。实用的S级奔驰车也是网友们关注的焦点之一,新车价90余万元的轿车,当天的起拍价仅为32万元,经46次竞价,最终以54.8万元成交。

拍品中的4个车位也是热门好货,车位所在地小区的业主们以起拍价每个3.4万元的价格参与车位竞价,最终以每个4万元左右的价格拍得。

12月1日上午9时,贵州省仁怀市人民法院法官首次通过直播形式,进行网络司法拍卖,竞拍人员不仅可以在直播现场观看拍卖物,还能实时与法院工作人员进行现场互动。

伴随着B站自己的改变,这个曾经只是创始人出于爱好做的网站,慢慢变成了桥接内容创作者和内容爱好者的平台。它起初并不是一个处心积虑瞄准需求的创业项目,但十年之后,却成了一个亿万用户都离不开的网络社区。

2017年,这款游戏最终为B站带来了超过一半的营收,漂亮的营收数据保证了B站的顺利上市,但冲进资本市场的那一瞬间,文化圈层的差异暴露无遗。

「这是一个想起来很心酸的事情。」陈睿说,「我让很多人能够在B站上愉快地看动画,但是我自己却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现在,B站有1.28亿活跃用户。国产动画的振兴指日可待,而陈睿还想做到更多。

陈睿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九年前,他第一次上B站的时候,B站的用户还不到2万人。带着一个振兴国产动画的想法,陈睿投资并加入了那个仅仅4人的小团队。

B站是被用户推着走的。用户喜欢B站,也会越来越多地在B站上消费。他们喜欢《Fate》(命运)系列IP的作品,B站就去买来番剧,代理游戏。用户为了看高清番剧,买了B站的大会员,为了更好地玩游戏,一笔又一笔地在《FGO》里氪金。当然,当他们对游戏运营不满意的时候,也会毫不留情地批评B站和陈睿做得不好。

这是属于B站的偶然。它的成长经历中,出现了许许多多违逆「商业常识」的情况。在「优爱腾」反复厮杀的在线视频行业,B站偏居一隅,拥抱小众,却安然度过了竞争最激烈的那几年。在战局稍稍稳定的时候,B站又突然宣布上市,带着自己粘性极强的「小众」用户,一步一步地冲进了战线的最前沿。

在早年间版权问题还没有深入人心的时候,B站的用户们已经天天在社区里嚷嚷着要B站去买来他们喜欢的正版动漫。一旦买来,上线的那一瞬间,视频开头就会涌出无数条一模一样的弹幕:「我爱死这小破站了」。后来买得多了,隔三差五地上线热门番剧和电影,越来越多的用户于是不刷「小破站」了,改刷「哔哩哔哩矿业无限公司」。

主播介绍拍品时法官普法

用户一直都是它的堡垒。

法官走进直播间“带货”拍卖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关注。对于法官来说,宁波法院的“带货女王”金首处长的话更能体现他们的初衷:“我们带的不只是货,更是阳光执行的理念、规范执行的机制、公平公正司法的初心。”

这些审视,也是陈睿需要面对的。

除了仁怀市法院、宁波市法院外,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从12月1日起至今,已有广东省中山市第一人民法院、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人民法院、河南省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山西省晋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等多个法院以视频直播的方式进行拍卖。

陈睿也常常去社区里看一看,给喜欢的视频点赞投币,给喜欢的番剧点上追番,但他似乎已经没有时间看完那些动画了。更多时候,陈睿在外面,面对员工下属,面对合作伙伴,面对凶猛的竞争对手。

据了解,仁怀市法院的这次试水直播共吸引3.6万余人次观看。直播结束后,仁怀市人民法院执行员余昌贵介绍道:“举办这场直播活动,有利于推进阳光司法、执行公开工作,下一步将加强与辅拍机构的合作,扎实推动执行工作。”

直播中,主播通过网络,向竞拍者介绍各个拍品的做工、质地、价值等具体情况;法官也实时在线普及网络司法拍卖知识,包括司法拍卖的定义、标的物价值的鉴定等,让直播间网友能直观了解司法拍卖的标的物和拍卖流程等内容。8件拍品中,起拍价为20元的银925石英岩吊坠获得最多关注,拍卖开始仅一个半小时就有278次竞买纪录,最终成交价为1580.4元。

辗转在商业世界和网络社区之间,陈睿被年轻人推到台前。在B站上,他有亿万同好的弹幕狂欢,在B站之外,等待他的却是分秒必争的商业博弈。两个世界彼此相隔很远,但陈睿必须在其中来回穿梭。

在直播中,平时严肃的法官为了“带货”也是拼了,甚至金句频出:“我们有非常‘壕’的豪宅!”“属于一线江景房!它透明的落地玻璃!可以180度地将一切江景呈现在眼前!”“钱不够是吧,那请你选择别的标的!”“不是在街上买一个白菜那么简单!”“我不是中介。”“我们法院不卖货,都是别人的货!”“悔拍?全额没收你的保证金,一分都不退。”“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