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与联仁健康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与联仁健康集团达成战略合作

10月9日,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与联仁健康集团在首都医科大学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偕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三方共同启动“急危重症专科大数据库研发与急诊医学CDSS产品研发”项目。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认为,网络互助已经成为我国城乡居民除社会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之外规模最大的医疗保障形式,对于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的补充作用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对多层次医疗保障体系覆盖面可发挥拾遗补缺的作用;二是对无力购买商业健康险或是发生失能损失人群的医疗保障问题发挥补充保障作用;三是对重大疾病带来经济困境的家庭具有经济补偿作用。

记者:Ⅲ期临床试验成功后,还要多久才能大规模上市?

水滴互助方面称,从成立开始就坚持用户实名注册和使用,互助资金存管在商业银行的专项存管账户,专户专款专用,划转会员资金接受银行的监督,每笔互助金的使用申请都会有第三方独立机构进行调查;坚持将资金、互助事件、均摊信息定期进行全员公示,让互助过程和结果对每一个用户都是透明、公开的,并接受全社会监督。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党委书记张金保

随着网络互助行业的发展壮大,将网络互助纳入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今年9月,中国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文指出,要把网络互助平台纳入监管,尽快研究准入标准,实现持牌经营和合法经营。

据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副主任梅雪介绍,该项目通过研发急危重症专科大数据库及CDSS产品,完成患者全周期全维度全模态数据采集,实现临床业务数据向标准化科研数据的智能转化、统一存储、统一处理与分析。通过构建专科专病标准数据集及数据的分层管理,库表间的高内聚、低耦合,实现数据字段向下可兼容,向上可拓展的目标。由此,将复杂纷乱、多源异构的原始数据经过合理的数据治理过程,形成了优质的专科专病数据库,进而支撑深度数据挖掘、科研产出与CDSS的场景化应用。在项目研发模式中,按照“统一规划、分步实施、优势互补、互惠共赢”的原则。由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专家予以顶层设计的指导,北京朝阳医院急诊科临床专家提供专业的医学输入,在数据集设计、字段加工逻辑、数据质控予以把关,联仁集团投入产品团队、软硬件及产品研发资源,三方通力合作,共同推动与保障项目的进行。

陈薇:我们研发的是一个基因工程疫苗,就是找到最有用的那一段基因,把它做成疫苗。从目前的数据分析来看,我们选的这一段基因产生变化的几率非常低。截至目前,我们的重组新冠疫苗对已经发生变异的新冠病毒能够完全覆盖。

记者:如果新冠病毒发生变异,疫苗是否会失效?

在签约仪式上,王松灵院士表示,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承载着非常明确的国家使命,在创新健康医疗大数据关键技术,推动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和产业化融合发展,培育健康医疗大数据前沿交叉和应用发展的跨界领军人才,打造数字健康中国战略新智库,促进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等方面具有突出意义。目前为止,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已经建立起“一个平台四大支撑”,通过打造标准统一的健康医疗大数据平台,从四个优势学科入手支撑大数据应用方向,并通过完善配套的人才培养体系,实现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的新发展与新突破,助力“健康中国”建设。

为加快推进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的建设,进一步发挥首都医科大学在培养健康产业方面跨界交叉人才的学科优势和优质医疗资源,在王松灵院士,院长助理李文斌,联仁健康集团董事长戴忠、副总裁邓小宁的共同见证下,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吉训明与联仁健康集团副总裁李云飞共同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联仁健康集团将发挥技术优势,与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及首都医科大学各附属医院及临床中心的优质临床和科研资源相结合,构建“产学研用”创新体系,携手在专科专病大数据、基于大数据的创新产品孵化、大数据相关标准、人才培养合作等领域开展广泛的合作与交流。

联仁健康集团董事长戴忠

陈薇:首先是跟新冠病毒直接接触或具有密切接触可能性的群体。比如,跟防疫密切相关的特别是一线医护人员、病毒相关研究人员、海关一线工作人员等。另外,有基础性疾病的人群也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

Ⅲ期临床试验目前正在有效推进。由于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我们需要跨出国门推进Ⅲ期临床试验,进行更大规模的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价。

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松灵

记者:您觉得我们国家的新冠疫苗研发进程在全球处于怎样的位置?

本报讯(记者 刘冕)时隔170余天后,故宫博物院室内展厅再次打开大门。珍宝馆、钟表馆和慈宁宫、东西六宫等常设展厅昨起开门迎客,午门雁翅楼展厅、武英殿和文华殿等临时展厅将随着新展览逐步恢复开放。故宫每日预约观众数量上调至1.2万人。

关于接种群体和接种时间,我们提出意见建议,由相关部门统筹决定。我们主要是把高质量的疫苗准备好,国家什么时候需要,都能及时用上。

故宫提醒,观众可通过该院网络售票网站,使用第二代身份证或护照信息实名预约购票。入院参观需验健康码、测体温、刷身份证。

推动急危重症专科大数据库研发与急诊医学CDSS产品研发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党委书记张金保表示,多年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通过传统信息化系统沉淀了海量的临床数据,这些数据是开展医学科研,辅助诊疗决策,协助医院高效管理的重要支撑,具有非常高的应用价值。可以说,在现有的临床资源基础上加上数据的合理应用,必定会让临床科研水平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推动传统医学模式向现代医学模式转变。但受限于技术的瓶颈和解决方案的缺乏,这一海量的数据资产未能被充分地挖掘和应用。如今,以5G、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正在催生医疗服务的新业态、新模式,这种态势为医院的发展和学科的建设提供了新的契机。

在平台运营方面,水滴互助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来不断加强风控和审核体系,通过用户数据、医疗数据、理赔数据等多维度的交叉验证,对所有互助案例进行“事前+事后”全方位、全流程的精细化管理,防止互助金流向不符合互助条件的用户,杜绝骗取互助金的风险,确保会员用户的权益不受损失。

相信在不远的将来,通过对该项目的多中心运营,学科影响力将进一步扩大,来引导行业发展、促进急诊医学从传统医学模式向现代医学模式的转变,助力健康中国2030早日实现。

今年以来,数万人通过网络互助获得急需的医疗资金:54岁的胡友斌不幸身患口腔癌,因为加入了相互宝,收到了10万元互助金。3岁的小泽2019年加入了相互宝,后被确诊为进行性肌营养不良,最终收到30万元的互助金;33岁的李女士不幸确诊为乳腺癌,李女士曾加入水滴互助“中青年抗癌互助计划”,后又升级为“百万终身抗癌互助计划”,仅分摊了15.03元,共获得了40万元的互助金……在网络互助平台上,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

陈薇:我们国家处在整个世界新冠疫苗研发的第一方阵。目前,在世卫组织公布的已经进入Ⅲ期临床试验的疫苗当中,我们占了一半以上。

故宫此前每日8000人的预约上限已变更为1.2万人。“虽然观众数量比往年少了,但是我们依旧全员上岗。而且工作强度也变大了。”故宫博物院保卫处票务科科长邓宇说,为了方便观众快速进门,午门入口处又增加了5个健康码核验处。

针对大家关心的问题,陈薇院士近日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介绍了该疫苗的特点和研发进展情况。

记者:您觉得适合优先接种疫苗的有哪些人群?

对此,相互宝表示,相互宝上线之初就实行实名制、无资金池、全程风控、公开透明这四大准则,确保互助社区的平稳、健康、可持续运行。期待在监管指导下,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构建“产学研用”创新体系多个领域加强合作

网络互助因为进入门槛和中间成本较低,网络互助会员支付较少的花费就能获得最高30万元的保障,远远低于商业健康保险。今年前三个季度,相互宝的大病互助计划累计分摊金额不到70元,水滴互助的中青年互助计划累计分摊金额不到50元。

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松灵,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吉训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党委书记张金保、院长徐建立、急诊医学临床研究中心主任郭树彬、副主任梅雪,联仁健康集团董事长戴忠、副总裁邓小宁、副总裁李云飞出席活动。活动由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院长助理李文斌主持。

网络互助不仅为会员提供了普惠性质的保障,同时给商业健康险带来了增量用户,因为大部分网络互助用户在加入之前是没有购买商业健康险。经过网络互助的教育之后,用户的健康保障意识提升,其中一部分用户会购买商业健康险,为自己和家人升级保障。

陈薇:这是一款我们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先进的病毒载体疫苗。它的突出特点是,既可以有体液免疫(抗体和中和抗体),又可以获得细胞免疫。由于病毒像寄生虫,它自己不能生长、繁殖,需要到人体细胞里去繁殖,因此细胞免疫对病毒防控至关重要。我们3月16日开展全球首个Ⅰ期临床试验,并于5月22日将Ⅰ期临床试验数据在世界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公布,接种的108人全部产生了抗体。《柳叶刀》主编对此评价是“疫苗安全、耐受性好,是全球首个临床数据,单针接种就能快速引发免疫,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检测方法、检测指标向全世界公布,使得其他国家的科研同行少走弯路,加速了疫苗的研究。

7月20日,我们向世界首次公布了Ⅱ期临床试验的数据。Ⅰ期和Ⅱ期临床试验证明了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6月份我们的疫苗已经开始在特定人群中接种。

陈薇:新冠病毒从分离到现在才半年多时间,疫苗的有效期有多长时间,全世界的数据也不会太多,肯定都是一年以内的数据。我们的疫苗是在3月份即全球最早进入Ⅰ期临床试验的,到现在也只有半年之内的数据。从目前情况来看,3月份的这一针还是有效的。它的保护性还能持续多久,我们仍在推进相关研究,目前只能根据以往的相似疫苗进行推测。比如埃博拉的疫苗,打了第一针,6个月之后,它的免疫反应会有所下降。6个月左右再打第二针进行增强,能两年有效。这是可以作为参考的数据。

王松灵院士,首都医科大学副校长吉训明,院长助理李文斌,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党委书记张金保、院长徐建立、急诊医学临床研究中心主任郭树彬,联仁健康集团董事长戴忠、副总裁邓小宁共同见证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急危重症专科大数据库及CDSS产品研发合作项目”的启动仪式。

联仁健康集团董事长戴忠表示,首都医科大学是国内顶尖的临床医学院校,有19所附属医院、21所临床医学院,具备行业领先的优质医疗资源和临床科研能力。联仁集团在筹备期间就积极配合首都医科大学建设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并与首都医科大学及其附属医院积极探索在大数据、人工智能、数据标准、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合作。目前,经过一年多的紧密协作和扎实准备,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急危重症专科大数据库及CDSS产品研发项目已具备启动条件。接下来,联仁健康集团将与首都医科大学健康医疗大数据国家研究院的专家共同制定数据采集、数据存储及数据治理等标准,打造一套具备行业普遍共识的急危重症专科数据集,研发一套智能化的大数据治理与应用平台,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新型学科发展模式,加快从数据到知识的转化进程,带动科研、临床辅助决策系统(CDSS)的发展和应用,提高疾病诊疗的智能化水平,为提高医疗服务均质化水平提供重要技术支撑。相信作为首个启动的合作项目,一定会大放异彩,结出累累硕果,为我国医学的发展提供重要支撑,引领医学的时代革命,助力健康中国早日实现。

昨天早晨8时40分,珍宝馆迎来首批观众。一位故宫工作人员说:“以往观众大多先参观中轴线的建筑,珍宝馆的客流高峰一般10时左右才会到。显然,这次的观众直奔室内展厅。”

此外,疫苗一旦产生变异、影响保护效果的时候,我们可以用现在的疫苗作为基础免疫,很快做一个针对性更强的疫苗,对它进行加强免疫,就像是给软件升级打补丁一样。这也是为什么世界上这么多国家都在做基因工程疫苗的原因。它是新一代技术,可谓我们今后需要大力发展的朝阳技术。

陈薇:一般来说,一款疫苗研发要经过三期临床试验,试验结果达到相关要求后,再开始准备大规模生产。但我们的重组新冠疫苗从Ⅰ期临床试验时,就开始进行大规模量产的准备。从目前来看,年产3亿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我们正在努力扩大产能。Ⅲ期试验结果出来之后,我们的产能也会同步跟上,做好随时向民众大规模接种的技术准备,争取无缝对接。

记者:由军事科学院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有哪些特点?

记者:重组新冠疫苗接种后能提供多长时间的有效保护?

“观众进入展厅,需要全程佩戴口罩。”故宫博物院开放管理处副处长雷铭说,当参观人数超过室内展厅承载客流50%时会启动限流。展馆会根据面积、文物密度等情况设置不同的限流上限。比如珍宝馆的展厅上限人数是180人,钟表馆的上限人数是110人。东西六宫各殿略小,殿内达到大约30人后,工作人员会暂时限流。一位展厅工作人员说:“目前的客流情况,基本不会出现所有展厅同时限流的情况,观众可以分散有序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