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印籍商人普通市民想要的只是一次喘息

中新社香港8月26日电 题:香港印籍商人:普通市民想要的只是一次喘息

尖沙咀九龙公园对面,一栋不起眼的商厦内,隐藏着拥有63年历史的名店Sam’s Tailor。负责人Roshan Melwan是出生成长于香港的印度人。回顾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往日人潮涌动的尖沙咀,频繁沦为“战场”。他对中新社记者说:“我感到非常难过,那是我有生以来最难过的几个片刻。”

然而,共享网络不等于可以“蹭网”,共用网点、统仓统配、联收联投必须在各方认可和市场契约之下合法经营、规范经营,才能保障市场主体包括快递网络平台、运营平台的快递企业的合法权益不受损害。

重谈起那次经历,他说初衷很简单,早前叶刘淑仪接受“德国之声”访问,面对主持人不公道地抨击香港,果断给予反击。他看了视频深有感触,认为叶刘淑仪为香港重夺话语权,也说出很多香港人的心声——“媒体关注的永远是激烈矛盾、暴力冲突,但更多像我这样的普通市民,想要的只是一次喘息,我们还要生活下去。”(完)

其次,对于“蹭网者”以低于成本价获取客源,涉嫌以“不正当价格行为”扰乱市场秩序,被“蹭”者可通过投诉、诉讼等方式积极维护自身权益,监管执法部门也应依法依规严格查处,让违法违规者付出应有的代价。

所以当Roshan Melwan见到激进的年轻人,拿着汽油弹投向不远处的警方防线、推倒路边栏杆、打烂沿街店铺、点燃木板作路障时,“我感到非常难过。或许他们有不为我所知的理由,但为什么要用这种毫无意义和作用的方式,破坏自己的家”,他无法理解。

不久前,Roshan Melwan与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合拍一支Facebook影片,引起广泛关注。

鼓励快递企业展开联收联投,推广共用网点、统仓统配等模式,就是要集约、优化使用快递网络和配送资源,允许在建立配送网络方面不具优势的快递企业共享网络。

一方面,“蹭网者”虽然为超低客单价获客进行了大量补贴,但省去了建立自己快递网络的巨大成本,并可望短期内实现业务爆发式增长。

两相比较,“蹭网者”省力省钱且业务量大幅增长;被“蹭”的其他快递企业自身利益受损不说,还被动“培养”了一个来势凶猛的竞争对手。忍无可忍之下做出封杀“蹭网者”的决定,也就不难理解了。

近年来,国家和头部快递企业积极推进快递网络开放合作,一家或多家快递企业打造的网络平台向其他快递企业开放,参与进来的快递企业与运营快递网络平台的快递企业(及其加盟公司、承包区)实现合作共赢,已成为快递网络平台开放合作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Bethesda母公司Zenimax Media已被微软收购,在此前的报道中霍华德也谈到了游戏独占的问题,霍华德表示B社游戏的多平台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评判”。

2018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的意见》,其中提出鼓励快递企业开展投递服务合作,建设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开展联收联投,促进快递末端配送、服务资源有效组织和统筹利用。今年4月,商务部办公厅、国家邮政局办公室发布《关于深入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工作的通知》,其中提出鼓励企业加强合作,推广集约配送、共用网点、统仓统配等模式。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香港国安法)立法实施后,城市久违地平静下来。对于坊间仍有零星声音刻意营造恐怖氛围,Roshan Melwan予以反驳:“我想香港国安法完全不影响我,不影响任何普通市民,不影响任何人的生意”。

规范快递网络平台开放合作,遏制快递“蹭网”乱象,首先要规范开展共用网点、联收联投合作的双方或三方——快递企业与快递网络平台、运营平台的快递企业(及其加盟公司、承包区)之间的关系,确保合作建立在自愿、平等的基础之上。不但要严禁快递企业“蹭网”与其他快递企业的加盟公司私下进行交易,其中一方如果认为另一方不合适或不友好,或可能对自己构成威胁,也完全有理由拒绝与之交易,或禁止加盟公司代理其业务。

眼下,生意的最大威胁是疫情。尖沙咀已不见游客,各地生意往来近乎中断,Roshan Melwan将店铺服装的价格一降再降,已降至逾20年来最低。但他表现出一种乐观主义态度,生意惨淡便暂时转移视线,活跃在社交软件,将自己置身于社会语境里,努力参与。

上世纪90年代,Roshan Melwan只身赴纽约读书,同学问他来自哪里,他说,我来自香港。那个年代的美国人很难理解,为什么一个印度面孔的人会将香港视作归属之地,但这并不影响Roshan Melwan“推介”香港的热情。二十年后,他的“推介”也紧贴电子化潮流——“我每次在社交软件发布动态,如Instagram、Facebook、TikTok,我一定会加上标签‘Hong Kong’”。

Roshan Melwan的悲伤情绪源于对香港热切的爱。某种角度来看,他其实算是“国际人”,印度血统、持英国护照、在美国度过大学时光。他却始终以“香港人”自居:“我将我的一切都放在香港,我也想继续将我的一切放在香港”。

另一方面,“蹭网者”与其他快递企业的加盟公司私下合作,影响了其他快递企业与加盟公司的正常业务关系,损害了其他快递企业的利益。如果快递收揽、送货等环节出现问题,用户只会找其他快递企业及加盟公司解决,而不会找到“蹭网者”,其他快递企业需要为“蹭网者”背锅,对他们的形象和实际利益都将造成损失。

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所谓“蹭网”,是指新进入市场的快递企业不投入建立自己的快递网络,而是与其他快递企业的加盟公司(含承包区)私下合作,作为自身网络的供给增量,将收揽、分发、送货等全流程服务外包给后者。同时,新进入的快递企业采取激进的价格策略,以大力度优惠的超低客单价吸引客源,为此投入巨资对揽单环节进行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