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掌柜肖林“只留下三块银元以作纪念”

中国人的故事|红色掌柜肖林:“只留下三块银元,以作纪念”

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是亿万中国人民永远铭记的日子。

“我们注意到,复苏的过程,需要影院敢开门、观众敢回去、新片敢上映、行业敢投入。随着《八佰》的上映和《夺冠》、《我和我的家乡》等多部影片定档,影院、观众、影片的表现都很积极,我们有理由相信,复苏的过程会越来越有力,未来的机遇在于“讲好中国故事、拥抱全球视野。”郑志昊说。

尘埃之微,补益山海;萤烛末光,增辉日月。从风华正茂的青年到步履蹒跚的老年,从重庆到上海,您始终坚守着的是一名共产党人的使命和初心。透过历史的尘烟,再次回望75年前那段用血和泪写就的岁月,您虽然不在战场上拼杀,可您的身影却无处不在。在多少个物资匮乏的寒冷冬夜,是您雪中送炭,为党提供了活动经费,为抗战提供了经济支撑。

于是,有人在战场和日寇厮杀,也有人忍辱负重,默默在后方战场开展经济活动,为党、为前线提供经费。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展柜中,陈列着三枚银元。因为年代久远,银元已锈迹斑斑。银元背后,藏着一段“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故事。

75年,沧海桑田,岁月变迁,经历过战乱才更懂得和平的意义。75年,山河重振,中国已不再任人欺凌,沉睡的雄狮已然觉醒!今天的中国,再也不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这和平,来之不易。今天,我们致敬先辈,致敬那场永不妥协的抗争,致敬今日在风雨中昂首向前的中国,更提醒你我:勿忘历史,珍爱和平!振兴中华,吾辈自强!

末了,周总理叮嘱肖林:“党在哪些地方要用钱,事先很难预料,所以只能定个原则: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给。要多少,就给多少。即使不够,也要想方设法凑足,决不能误事。”

1941年4月9日,日伪军5000余人“扫荡”苏中泰州、泰兴、靖江地区。4月12日,日军集中1万余人兵力,向冀鲁豫地区八路军第 2纵队实施合围“扫荡”。前方战事吃紧,肖林心急如焚。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

虽无法在前线杀敌,但也要尽全力护战友周全!肖林从钱币交易市场开始,学习资金拆借、黄金美钞买卖,赚得了一些收益。1941年4月,肖林与妻子王敏卿一同回到江津,开办起恒源字号商行,专门经营从江津—重庆—湖北三斗坪进口的土沙,再把江津的食糖运到湖北销售。他们的生意越做越大,资金运转迅速,将生意做到重庆、青岛、徐州、上海甚至香港。

1946年,南方局下达指示,命肖林赴上海领导地下经济工作。那时,王敏卿刚生孩子,尚未满月,无法跟随行动,于是肖林决定一个人先去上海。形势虽有变化,但地下经济工作的原则不变:一定要赚钱,随时需要随时支付。肖林来到上海,建立新贸易公司的营业处。公司取名为“华益”,寓意“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

“什么时候要,就什么时候给。要多少,就给多少。即使不够,也要想方设法凑足,决不能误事。”这是肖林一直坚守的承诺。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他将约合黄金12万两的经营结余资金和折价1000多万美元的固定资产全部交给了党组织,自己只留下当时流通的3块银元作为纪念。“那都是党的钱,全额上交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没什么值得夸耀的。”肖林这样说。

浙江传媒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

何其有幸,作为一位讲解员,我能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的展厅里,为观众们一次又一次地讲述着“三块银元”的故事,大家都被您的故事深深地感动着。还记得有位奶奶在听完您的故事后,对她的孙女说:“他决定做这件事的时候,就比你哥大不了多少!就这么忍辱负重地过了多少年,难得的是年轻人的觉悟和坚持,是对家对国的那份责任心,咱们得记住他们。”是啊,您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榜样,我们怎能忘记?

从“打完子弹就上刺刀冲锋”的平型关大捷到“以血肉之躯消灭精良装备”的百团大战,从“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南京保卫战到“不惜用生命填进火海”的台儿庄血战……透过历史的尘烟,再次回首14年的殊死搏斗、不屈抗争,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胜利的得来是多么不易。

“党的活动经费不能只依赖拨款和支援,还需自辟新路,利用有利条件,开展经营活动。”周总理铿锵的言语在肖林脑海中回响,同时也搅起他内心的疑惑,“那就是像资本家那样去做生意,去赚钱?”周恩来似乎明白这位年轻人的心思:“你们赚钱不是为个人私利,而是为党的事业。”

河北正定高平村的民兵们埋地雷、钻地道,打得鬼子进不了村,日伪军纷纷哀叹:“要送命,上高平”。

为了胜利,中国军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超过3500万军民伤亡,4200万难民无家可归,800余万劳工被强掳,直接经济损失1000多亿美元……

曾经活跃于重庆报刊上的肖林,摇身一变成为专注于商贸市场的生意人,周围的朋友很不理解,时常有些冷言冷语:“什么不好干,非要去干投机买卖!”肖林无暇解释。到1944年,恒源字号商行扩大发展为大生公司,经营业务又增加了五金、木材、西药等种类。

为了什么赚钱?怎样赚更多的钱?这些问题早已深深烙在肖林的心中,而对于这些问题的回复,他有着自己坚定的答案。在商场上,谁先送到货,谁就先“抢一杯羹”,先“吃蛋糕”。深谙此理,肖林动用运输界的关系,将大量采购的日用品由民生公司的轮船运往重庆,首当其冲批发给当地的百货商店,很快,华益公司以喜人的速度发展起来,不断筹集到大量经费,满足着八路军军费补给、烈士的家属抚恤、生活困难的党员家庭补助、地下党组织交通护送、医疗救治等等大量资金需求。

“我们夫妻二人就留下三块银元,以作纪念”

在根据地,青年踊跃参军,北平密云县的邓玉芬把自己的丈夫和5个儿子送上前线,仅有三儿子一人幸存。

上海解放后,您向党组织上交之前经营结余资金,约合黄金12万两和折价1000多万美元的固定资产。这是多么庞大的一个数字啊,可您毅然决然地全部上交国家,只留下了三块银元,作为从事党的地下经济工作的纪念。

设计:侯颖轩(实习)

战场上的那些敢死队员,受伤的,从血泊中爬起,继续用大刀砍杀;动不了的,拉响手雷,和敌人同归于尽……午夜梦回,念及在前线抛洒热血的将士们,肖林夜不能寐,经费筹措一天也不能耽搁,他不敢有丝毫懈怠。

1945年后,尽管抗战已经胜利,但由于连年战乱,交通不便,货运仍相当困难。肖林决定将华益公司同山东解放区在上海的经济实体联合,从山东运进花生油、粉丝、水果等食材来上海出售,再买回解放区需要的布匹、药品等物资,运到解放区。

在敌后战场,平型关打碎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安徽繁昌,新四军连续5次打退日军进攻;青纱帐里,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每每听到前线抗战捷报,肖林夫妇总是喜不自胜。

1941年3月的一天,在通往红岩农场的山路上,走着一位行色匆匆的青年。这位青年名叫肖林,中共重庆地下党成员,是爱国实业家卢作孚麾下民生公司的一名职员。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今,裹挟着那段厚重的红色过往,三块银元安静地躺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镌刻着普通共产党人为祖国、为和平付出的隐忍、努力和一生的承诺。中华大地上,与日寇抗争到底的,又何止肖林夫妇。

当天论坛的主题是“当下电影面临的机遇与挑战”,清华大学教授尹鸿、曾执导《狮子王》、《功夫之王》的导演罗伯•明可夫、著名演员姚晨等多位国内外知名电影人参加了论坛。嘉宾们纷纷表达了对行业复苏的激动心情,姚晨说:“昨天单日票房过5亿,我对着猫眼专业版不知道反复看了多少次,真心为了行业感到高兴。当初7月20号复工,猫眼专业版重新开始显示票房数据,我也忍不住激动,截图发了朋友圈”。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

肖林来到了红岩村——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钱之光握着肖林的手说:“你今晚就住在这里,周恩来同志要找我们谈话。”当天晚饭后,就在钱之光卧室,周恩来与钱之光、肖林作了认真细致的商讨。 1941年,皖南事变爆发,中共遭遇到国民党反动派的经济封锁。他们不许一粒粮、一两棉进入解放区。同年,日军在冀东丰润县推行“三光”政策,制造了潘家峪惨案。日军华北方面军制定“治安强化运动”实施计划,日军大本营下达封锁中国沿海的命令。噩耗接踵而至,建立“第三战线”也就是经济战线,刻不容缓。

“三块银元”的故事虽已过去多年,但它所传递出的“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正能量,在新时代依然熠熠生辉,激励着无数中华儿女笃行致远、奋力前行。

肖老,中国人民即将迎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日子!您一定记得吧?1945年9月2日,日本代表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中、美、英、苏等9国代表相继签字。9月3日被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至此,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也落下帷幕。我想,那时候的您一定无比自豪吧,因为这胜利也凝聚着您的汗水和心血。

猫眼平台数据显示,过去几年票房出色的影片,往往是贴近观众生活、获得观众共鸣的影片。因此,“讲好中国故事”越来越成为优质内容创作的关键。同时,伴随着中国在国际上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国际市场开始更多地关注中国电影,疫情虽给行业带来影响,但不会阻碍中国电影走出去、成为电影大国、电影强国的坚定步伐。

八路军出师时,每支枪平均只有30发子弹,枪支弹药来源主要靠战场缴获,是名副其实的“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即使敌强我弱,即使枪械陈旧、弹药不足,中华儿女仍奋勇杀敌,“咸抱必死决心,白刃相接”,挥舞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无数志士不顾生死,为保卫山河抛洒热血。

战况如此残酷,紧急筹措枪支弹药,多一支枪,就是给前线的将士们多一个支撑,甚至意味着挽救一个鲜活的生命!

“沉甸甸”的秘密任务

猫眼专业版的数据显示,本周二七夕节当天,单日票房大盘突破5亿,创下复工以来的新高。截至上周末,全国复工的影院达到9198家,影院复工率81.06%;上周日的全国票房大盘2.58亿,恢复到了去年同期的87%;从具体影片来看,《八佰》点映票房2.32亿,首周末累计票房突破8亿;《我在时间尽头等你》票房借势七夕突破2亿。中国电影市场虽受疫情影响,但是观众旺盛的需求没有改变,市场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动摇。

在码头,一辆辆载着花生油、粉丝的货船来到上海,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暗藏玄机——那一桶桶的花生油中藏着黄金、美钞和法币!肖林决定将这些金钱藏在盛花生油的油桶中,到上海后再悄悄取出,然后秘密转送到华益公司,进行后续处理,供党组织使用。

然而不久之后,肖林又遇到了新的问题。当初解决了这些黄金怎么来上海的问题,现在又要面临怎么“走”的问题。装箱带走?恐敌人搜查。肖林想到将这三千多两黄金由身兼财务委员会书记的董必武和办事处成员套上马甲或腰袋,随身带走,秘密转移,滴水不漏。

肖林深深地点了点头,长期从事经济工作的他深知此任务的分量。火车不是推的,光说不练假把式,这份沉甸甸的秘密任务是一份难啃的硬骨头,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啃下来。

“党的财产,一分一厘也不能挪用的”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讲解员 :徐瑞

“你们赚钱不是为个人私利,而是为党的事业。”您把周总理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底。当年为了给党筹集资金,您也受到了诸多非议。从前与您一起宣传抗战思想的人,纷纷骂您“财迷心窍”。生活拮据的老朋友前来借钱,您也只能委婉拒绝。对于各种误解,您从不作任何解释,仍然勤勉地经营着生意。只要党组织有需要,需要多少钱,要求送到什么地方,您从未耽误过片刻。

我听说,为了躲避敌人的搜查,您在载满花生油的货船中塞满了黄金、美钞和法币,到上海后再从油桶中悄悄取出,然后秘密转送到华益公司,进行后续处理。后来,中共代表团从上海撤退,为了转移这三千多两的黄金,您想到将这些黄金由身兼财务委员会书记的董必武和办事处成员们套在马甲或腰袋上,随身带走,秘密转移,滴水不漏。

记者:李慧慧 吴怡辰(实习) 牟昊琨(实习)

四万万人齐蹈厉,同心同德一戎衣!在不同的战线上,肖林夫妇和前线战士们坚守着相同的信念。他们常说:“我们什么样的钱没见过?那时候,常把装着金条的小盒子存放在家里。但那都是党的财产,一分一厘也不能挪用的。我们是在为党挣钱。”